说再见的完美时机─维持热恋的代价

这个见面不单是指分手,也是指每一次的相聚,甚至每一次的拥抱。

我记得第一次和高中男友接吻时,因为两人都酝酿太久了,所以一旦跨过那条线,就捨不得放开,我们常常一吻就不停,最夸张是连续一个小时,没有间断过。

其实在过程里,我也有想过,是不是应该要先停下来?但又不忍心拒绝他的热情,所以又会去配合,直到几个礼拜之后,有一次,他吻我,大约几分钟就停了,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,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。

我记得自己很矜,当然拉不下脸问说你是不是不喜欢跟我接吻了,为什幺现在都亲得那幺短,我只是在电话里面假装聊到这件事情,然后问:「最近接吻好像都很快喔?」

他毫无设防就直接回答我:「妳不觉得这样感觉比较好吗?」

其实是这样说没错,吻得太久确实会很累,脖子很酸(我就矮咩),而且最后感觉也没那幺激情。但我内心总会认为哪里不对劲,想到最后其实答案就是,欸、该先说这种话的人应该要是我才对吧?要先决定吻得短一点的人应该要是我啊。明明就是我先在心里觉得自己要先放开的!

我深深觉得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。

让我再说一段故事,一开始我们的感情非常好,我们一个礼拜才见一次面,虽然我也会觉得如果相处时间再长一点就好了,但也认为这样才会让我们每次见面都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,而且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,直到有一天,他问我:「妳明天要做什幺?明天我们也见面好不好?」

这是一个天人交战的时刻,究竟要顺应自己的渴望,还是当感情之中的理智者,让感情可以继续美好下去?也就是,妳明明知道怎幺做会比较好,但妳的情感却一直拉妳往反方向跑,这时候怎幺办?

当然,就像接吻的故事一样,我还是不忍心拒绝他,所以我们就变成一个星期见面两天,最后就是三天、四天、五天、天天见面。

我还记得有次我跟他说:「明天我要跟我同学去逛街。」他说:「那我怎幺办?」这又是一个抉择的时刻,而最后我又还是决定丢下同学,慢慢的,妳心中那条线已经越来越模糊,本来的妳可以很独立,可以自己处理很多事情,可以独来独往,妳可以活在有他很好、没他也不错的世界,也不知道是什幺时候开始,妳以为妳还是原来那个妳,但却早就不是。

大概是等到变成他说:「我明天要跟同学去打球。」然后妳内心吶喊:「那我怎幺办?」开始,就是这时候妳才知道完蛋了,妳已经无法在妳和他两个世界自由来去,妳现在只剩下他的世界和两个人的世界,没有自己的世界。

而男人、女人的差异就在这,我很少看到男人会去想适可而止的道理,他们总是在喜欢的时候表现喜欢,不喜欢的时候也装不出喜欢,他们不像女人,会在喜欢的时候逼迫自己冷淡一些,在不喜欢的时候也可能因为基于礼貌,而做出貌似喜欢的举动和言语,所以重点就是,当男人说:「妳不觉得还是要有各自的生活比较好吗?」的时候,他们没有在跟妳欲擒故纵,他们确实就是真的比较想要自己的生活。

然后女人咧,就会在内心愤愤不平,明明一开始是我想要自己的生活,明明一开始我自己就好好的,是你来追求我、你来黏着我,我抛弃自己的生活去配合你,你要我陪、我就陪,搞到最后嫌我烦就想要自由,为何我可以去配合你,你就不能勉强自己配合我?

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讨论的,说再见的完美时机。

我常常觉得这是男人最可爱的地方,他们不会演,也不知道怎幺勉强自己,而我也只能一直奉劝各位女孩儿们,男人的某些话最好是要当放屁。

我们可以想像他们就是一个小孩,小孩在吵着玩电动的时候,如果妈妈说:「你一直玩,没几天就不想玩了,一个礼拜玩个一两天就好了。」小孩绝对会回:「不会啦,这真的很好玩,我可以天天玩,玩一年也不会腻。」

这时候妳一定觉得这小孩在讲屁话,等让他得逞,他肯定天天玩个一阵子就腻了,不过小孩也是有尊严的,如果妳在他玩腻的时候说:「看吧,我就知道你一下就玩腻了,当初就叫你不要天天玩。」这小孩可能会因为理亏、愧疚、好胜、不好意思等等不同的情绪,还是继续玩这个游戏给妳看。但他藏不住内心的毫无热情,他没办法真的很快乐,他也压抑不住偷看隔壁邻居新游戏的兴奋,甚至他会第一次觉得,原来读书比打电动好玩。

还有这个情境题,妳们一听也知道是放屁。女人在上床前问男人:「你会因为太快得到我而不珍惜吗?」男人:「不会,跟这个一点关係也没有。」而事实就是在激情了一阵子之后,妳发现他没办法再看到妳穿比较贴身的衣服而兴奋,他的视线不像从前一样在妳身上绕啊绕。

其实这样的情况每一种阶段都会出现,妳有没有办法坚持自己的立场继续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,还是妳顺着自己的情感,并且把他口头上的话当背书,放任自己沈溺?

我曾经跟男朋友约会的时候牵手,一直走到家门口他也不放开,嘴巴上已经说了五万多次的拜拜,但手还是一直握着,这就是一个抉择,妳要微笑亲切但坚定地掉头离开,还是留在原地跟他一直牵手直到他先放开?

我曾经跟男朋友接吻时感觉非常好,但我始终记取教训,所以永远是我会先停下来,他继续追上来索吻。

当然,我也不是真的每次都能记取教训,我也还是会在男人说:「多陪我一下,我喜欢妳黏着我。」的时候心软,排开自己该做的事情,多跟他腻在一起,结果下场就不是太好。

这就是维持热恋的代价,妳必须逼迫自己在该停的时候停,该离开的时候离开,该说再见就要说再见,在该做自己的时候做自己,这样的辛苦并不会比妳疯狂牺牲奉献少,当妳疯狂牺牲奉献为对方燃烧,妳只是在顺应自己的渴望,但是做个适可而止的人却是要一直压抑自己的渴望,就某些角度来看,是难很多。

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很不鼓励女人一心一意去当坏女人,让男人得不到而有热情,我提倡的爱情论调是互相坦诚而珍惜,我想说的是,这样做并不是使坏,而是为了维护这段感情,破坏感情往往有一个很大的因素是来自于妳忘了自己。

妳忘了男人一开始爱上的妳是什幺样子,妳忘了妳一开始自信独立的模样有多吸引人,为何一个男人会从想分秒跟妳黏在一起,听妳说什幺都觉得有趣,想知道妳是怎幺想的、在想什幺,想要贴近妳更多,到变成觉得跟妳相处很累、很有压力,宁可和男生朋友混在一起聊天打屁?

因为他们能感觉得到,妳越来越需要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妳身上,他们要越来越小心自己的讲话,也要越来越小心自己的态度是不是有所谓的差异,他们不再需要去探索或好奇妳在想什幺、妳在做什幺,因为妳就摊在眼前,他们甚至必须要逼迫自己假装这个游戏跟一开始拿到一样好玩,即使他们已经破过关五万多次。

我的意思是,如果妳没办法接受人不可能天天热恋期,妳就是希望对方永远对妳像一开始一样热情,那妳确实要很辛苦去斗智,说来说去,最简单的方式其实就是,坚持自己的立场和步调,不要丧失自己,就只是这样而已。

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

instagram 就跟你说了是蜜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