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

齐集三位最顶尖的F1知名人物、请他们来选出六项大赏,听起来很简单,不是吗?好了,準备接受分歧异议,看看接下来总共10页的Murray、David以及Martin的2008赛季大辩论……

地点在英国伦敦一家豪华饭店,时间在耶诞节前两週、正是开始颁发各种奖额的送礼时节,本刊已经召集了BBC电视台的全新2009年F1专家播报团队,包括David Coulthard、直言不讳的嘴砲学究Martin Brundle、还有F1古董级活传奇Murray Walker。为了这个夜晚,他们已经撤掉了饭店的DJ,他们準备对以下这些主题进行坦率的意见交流——从年度最佳赛车、到谁为我们演出了本赛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镜头,请注意:这里的争论比上诉高等法院还要激烈,而有些结果同样具有争议,所以,女士先生们,请祈祷你们这班专家团队可以安静一点……「抱歉插个嘴,那我们是要变成一面倒的一言堂?」Murray几乎无法控制自己,他问:「时间很宝贵,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?」Walker先生,您的愿望就是我们的指令,请开始争论吧……

年度最佳场地:摩纳哥

2008年有这项运动首度的夜间比赛、溼滑的英国银石经典大赛、以及令人惊心动魄的闭幕决赛,但在经过了冗长的辩论之后,结果却是其他答案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儘管2008年没有大雨、没有恶战,但摩纳哥站依然鹤立鸡群。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Martin:我说是新加坡。

Murray:新加坡。

David:你们真的这幺觉得?要论到场地,我不会说是新加坡站,我是对于夜间比赛的经验很有兴趣,但那全都是炒作、并没让我有所收穫,你只是从赛道前往饭店、叫个客房服务、上床睡觉、起床、再回到赛道。

Murray:我们必须要决定我们所谓「最佳」的定义。对我而言,每年都是澳洲站,我喜爱那个地方,那里的人们很有知识、很有权威、做事情的方式也很可靠……

David:Murray,你的书在澳洲卖得很好,不是吗?

Murray:[咯咯笑] 书是卖得很好,但撇开这点不谈,新加坡是本季唯一有所差异与革新的一站,它掳获了大众的想像、以及在地人口的支持;我得要说我从未去过巴林,但是身为一站比赛,那里观看的在地人非常少。

Martin:个人来说,我喜爱巴林站……

David:我们知道、也去过他们亲王的宫殿,那令我们感觉有一点点不一样……

Martin:那是有帮助!但在新加坡,现场的氛围很美妙,看到车子压过路缘石、喷迸出火花,真是棒极了。

David:在该站举办的几个月前,Mark(Webber)提供了Charlie Whiting(FIA技术监察长)一个非常好的建议,那就是在车子上加装钛金属护板,Charlie说他们正在关切中,但是他们没能获得各队经理一致的决定;我认为我对新加坡的看法和你们两位并不一样。基于对一个场地的体验,我同意Murray认为澳洲很棒,该站的比赛结果总是很有意思,而且那是个令人热血沸腾、乐趣横生的地方。

Murray:我改变我这一票了,我要投给澳洲。

Martin:OK,且让我问你一个问题,当你的朋友跟你说:「我存了一些钱,明年可以去看一场大奖赛,我该去哪一站?」

David:摩纳哥。

Martin:当然是新加坡啦!夜战灯光多令人激动啊!

David:真的吗?对我来说,摩纳哥充满了每个人对F1的梦想,美眉、游艇──赛事、声浪、酒吧、派对都近在咫尺……如果你只能选一个地方,那当然只能选这里,其他赛站完全没得比。

Murray:常常会有人来问我这个问题,说实话,我都说摩纳哥,这个地方与众不同。

David:那就算是摩纳哥吧!等到哪天失去了它才想着来喜欢它,那就来不及了。

Martin:那幺,我们现在所同意的年度最佳场地是?

Murray:摩纳哥。

David:我说是摩纳哥。Martin,你现在恐怕会说是澳洲吧!

Martin:我仍然会说是新加坡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年度最佳镜头:

Kubica与Raikkonen,日本站

到底要不要超车?这是2008年的一个问题,特别是还有赛事委员介入的时候;因此,我们专家的决定有点出人意表……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Kubica展现了真正的技巧手腕,一面应付轮胎结块,同时又把快得多的Kimi挡在身后。

David Coulthard:我可以先告诉你们年度最乏味镜头,我几乎全都有份!

Murray Walker:我们如何定义「最佳镜头」?Raikkonen在摩纳哥追撞Sutil的车尾,那算不算?我并不是选那一件事,但那个事故真令人热血沸腾。

本刊:好的,且让我们把话题放在超车镜头──免得你们都快坐不住了。

Murray:Felipe Massa在匈牙利以第三位起跑,而在第一弯道就超越了Hamilton和Kovalainen,明明他前面有竿位Lewis Hamilton、以及旁边的Heikki Kovalainen……

David:[笑] Murray,我觉得Lewis在巴西站的表现比在英国站差很多,或许Massa并没有真正认知到他那次超车有多重要!

本刊:那幺,Lewis在比利时超越Kimi那次如何?那可能是年度最富争议镜头。

Martin Brundle:没错,那次超越很漂亮。

本刊:又或者是之后Kimi在追杀Lewis同时闪避Rosberg那一幕?虽然Kimi后来马上就打滑撞墙了……

Murray:没错。

Martin:不,那是犯规的,他是在试图避免事故,那不算是超车镜头。

本刊:土耳其站怎幺样?Lewis首度休停之后紧跟在Massa身后那幕,要不是他进行了那次超越,他就只能拿到第三名──最后会失去总冠军。

Murray:那一幕很不错。

David:那就像是从婴儿手中把糖果抢过来一样,如果你採取轻油载策略,你的尾速表现就会很好,那没什幺大不了。

Martin:我可以提出另一个非超车的镜头来候选吗?我想的是Kubica在日本站,Raikkonen驾着快很多的车追上了他,当时Kubica正在应付轮胎胶质结块的情形,Raikkonen进入第一弯道之前已经做好进攻準备,他突然拉到旁边、两人併排通过第一-二-三弯,但Kubica守住了位置,他解决了结块情形、继续跑在Ferrari前面,对我来说,那就是年度最佳镜头:没有被超车。

David:如果我有看到那一幕,我也会选那个!但是我没看到,当时我刚撞完车、正在医疗中心做身体检查。

Murray:Martin,我无法反驳你。

David:的确,难道我们要把年度最佳镜头颁给Max Mosley努力维护自己的主席权力、结果更加强大?对我而言,那就是年度最佳镜头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年度最佳车队:

Toro Rosso

McLaren获得了他们十年来的第一个车手冠军,BMW赢了他们的第一场优胜,Renault则展现了真正的「反弹能力」──但Ferrari却在这十年拿下了八次车队冠军,所以他们当然是年度最佳车队,对吗?呃……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Murray:McLaren是最佳车队,儘管他们没有拿到车队冠军,但是他们的胜场数和Ferrari差不多。我对McLaren很同情、还有他们从2007年那个纷乱的赛季中恢复的情形,那不是他们本身的错。

Martin:McLaren在德国站犯了错──他们在安全车期间应该召Lewis进去休停,他们在加拿大站也不应该让他于休停站末尾追撞他人。我想你们可以谈谈Force India,比起顶级车队,他们的预算实是九牛一毛,Ferrari和McLaren在一场比赛中所拥有的公关人员,都已经比Force India全队人数还多了。

David:我们都会想着赢得车队冠军的人──Ferrari的Massa和Raikkonen这组搭档,Ferrari在这十年来的成就非常卓越,在Max导入每具引擎使用两站、每具变速箱使用四站这些规则之前,他们车子的可靠性是100%,他们在业界独占鳌头。

Martin:Ferrari如今是一支更加平易近人的车队了,但那并不是重点,因为他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要平易近人,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要赢比赛,我并不会选Ferrari,因为他们在休停站犯了太多愚蠢的错误,他们的可靠性也没比别人强,没错,Ferrari的车子是很快,但身为一支车队,我认为他们不及格;他们之所以能赢取车队冠军,其实主要是由于Raikkonen比Kovalainen拿下了更多的积分、而不是他们的团队工作做得比McLaren好,我赞成Murray所说McLaren从一个灾难性的赛季中恢复的能力,我认为他们很有竞争力。BMW也做得很好:他们有一个目标来前进,他们车子可靠、速度也快,要不是他们在赛季末期有点退步,他们会是年度最佳车队的主要竞争者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儘管2008年没有大雨、没有恶战,但摩纳哥站依然鹤立鸡群。

David:或许这有点难选,但你可以主张Toro Rosso是最佳车队,他们展现了前身为Minardi的这支小车队突然能够赢取大奖赛,显然他们获得了Red Bull科技公司专家可观的帮助,车子完全是由他们所设计的。

Murray:更有甚者,据传他们的引擎马力比你们Red Bull的更大,而且他们拥有Giorgio Ascanelli这号杰出人物,这要问你了,因为我不了解Red Bull的营运体制:你有在顶级车队中看过任何像Ascanelli这样在技术方面做得如此称职的人吗?

David:我并不清楚Giorgio Ascanelli确实的职位,如果他是技术总监的话,我甚至不知道在Red Bull是由谁来担任这个角色,我从来不会记人家的头衔。

Martin:好像是Geoff Willis?

David:要选出最佳车队,会比选出最佳车手困难许多,以Toro Rosso为例,这支车队只有120人,但是Ferrari却有1000人……

Murray:我这一票会给McLaren。

Martin:David抢在我之前提到了Toro Rosso,在我看来,Toro Rosso就是以自身可用资源而发挥出最佳表现的车队,你也可以看看Bourdais,他本季真的都很不走运;我要选Toro Rosso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年度最佳赛车:

Ferrari F2008

F2008大多时候的性能都很纯粹──但是McLaren MP4-23无论在乾溼地都很擅长……还有BMW和Renault又如何?也还可以再想想Toro Rosso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Murray:跟Coulthard说声抱歉,我要投给Ferrari,他们的车子确实够好,才能拥有这种表现。

David:我会说是由Red Bull科技公司所设计、在义大利站从头到尾领先整场比赛的Toro Rosso,他们在溼地上藉由一名相对资浅的车手拿下了竿位以及优胜、而且那座赛道综合了低速与高速的性能表现,他们在整个週末完全击败了McLaren、Ferrari、BMW以及Renault,我想你们应该考虑这个。

Murray:但我们说的不是整个赛季的最佳赛车吗?

David:那就应该是Ferrari了,不是吗?他们赢了车队冠军、再加上每场比赛所获得的积分,很难提出异议。

本刊:儘管赢得冠军与否、会影响我们对车子的评价,但是──正如Martin早先所说的──那是否更有赖于车手搭档之间的组合是否相称?假如McLaren的车手能够像Kimi和Felipe一样配合得这幺好,那Ferrari还会有那幺好的成绩吗?

David:就理论上来说,还是会的。如果看看赛季初期、看看Massa和Raikkonen的组合,你会把Kimi当成头号、把Felipe当成二号,而在McLaren,你会把Hamilton当成头号、把Kovalainen当成二号,实际的情形是Massa展现了他可在赛场上担任头号的能力、而Hamilton也很称职;但不知是什幺原因,Kovalainen──我们都知道他拥有速度、才华与一切条件──就是没能让自己配上McLaren体系以Hamilton为中心的行事步调,但也可能是该队没能善加发挥他的车子性能,这样你们怎幺能说McLaren是最佳赛车?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Murray:我认为Kovalainen比较属于非战之罪,因为McLaren所有的车子失误似乎都发生在他身上。

David:所谓最佳赛车,就是由任何车手来开、都可以轻易发挥最佳性能;而所谓最差赛车,举例来说,就是只有在Hamilton或者Schumacher这种人的手上才能开得快。

本刊:Ferrari可以轻易发挥最佳性能?他们有着轮胎升温过慢的问题,而且你看看他们在英国站的溼地上那是什幺表现。

Martin:那只是因为供油程式或者轮胎温度的问题而已,不是吗?每辆贴近极限的赛车都会发生那种时刻,因为他们没有可以效法的对象。总而言之,这个答案对我来说很容易,年度最佳赛车就是Ferrari,F1讲求的是速度与卓越,而在统计数据上,Ferrari确实是最快的车子,他们赢了车队冠军,他们必然是年度最佳赛车。

Murray:哇喔!我们一致同意!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F2008或许在轮胎升温方面遭遇了麻烦,但还是为Ferrari带来了胜利。

年度最佳比赛:

巴西大奖赛

2008赛季具备了一切:有肉搏缠斗的比利时站,有倾盆阵雨的摩纳哥站、义大利站以及英国站──还有决定结果的巴西闭幕站,他们该如何从中选出胜者?可能很困难……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Murray:基于不同的理由,最佳比赛有四场:巴西站、比利时站、英国站以及义大利站,Lewis在英国站的绝妙表现,可以让人津津乐道好几年。

David:那些全都是溼地,不是吗?

Murray:是的,四场比赛全都是溼地。我选英国站,但那是非常个人的理由:首先,就像Martin一样、我参与银石赛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,因此当Bernie(F1商业主席)在那个週末做出宣布之后,我发现到我们在那里的时间已经进入倒数了;其次,我们在那场溼地赛中看到了Hamilton绝妙卓越的演出,那种场面很少看得到;第三个原因是我个人的,由于这几年担任Honda车队形象大使的工作关係,那场比赛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颁奖台、而我想那也会是Barrichello的最后一次颁奖台。但若讲到比赛过程本身,那是不如巴西站和比利时站来得令人兴奋、戏剧性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David:就我来看,巴西站是最棒的。在我的生命记忆中,有两次场面深深烙印在心里,一次就是本季巴西站,我完全为之语塞:进入最后两个弯道时,我对于所发生的变化哑口无言;另一次是1986年Mansell在澳洲阿德雷得闭幕站领先时爆胎:当时我是熬夜在看,我再一次呆坐着想:「我无法相信这种事!」

Murray:我可以把义大利站加进来讨论吗?那场的结果很难令人置信,Vettel驾着Toro Rosso拿下竿位、然后获胜,就像我在巴西站最后两个弯道那样提心吊胆,我看着义大利站的时候,整场都在提心吊胆,我不停地自问:「他能继续保持领先吗?」他做到了,那是个不间断的高潮。

Martin:那都是你对他的关切……

Murray:那应该会很短暂,但他完全不是!

Martin:……英国站和义大利站都有很棒的车手表现,但那并不必然表示就是很棒的比赛。我最初的反应是比利时站,因为那场比赛太狂乱了,但之后完全被赛事委员给毁了,赛后那项判决真的很糟。听了你们所说的,让我回忆起巴西站有多幺令人血脉贲张,那场比赛扣人心弦──简直就像是在走钢索……

David:那简直是好莱坞电影情节,对我来说,该站是最佳比赛,因为它激起了多种不同的情绪,Massa所背负的压力难以置信:他必须要成功,他在之前那些溼地赛场上都很快就落队,但这次他没有;Lewis只需要拿下4分,那对于他的挑战性似乎更甚于要实际赢得比赛。

Martin:当你讲到本季的巴西站时,令「走钢索」的内涵有了全新的定义,这就是我选它的原因。

本刊:巴西站还有另一个插曲,让它不止成为一场好的赛车运动、还在任何层面上成为一场好的体育运动,看看Massa他老爸从狂喜到狂悲的极端情绪变化──通常只有在希腊悲剧里才能看到这样的状况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……

David:那确实提醒了我,对我来说,我觉得最经典的运动家时刻出现在本季比利时站的颁奖台下,当时Felipe的父亲正在恭贺Lewis的老爸,我们以往都是在车库后方看见他们,但那次则是恭贺与尊敬的独特转变,在当下,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战局到后来会演变成怎样,所以我认为那是经典的一刻;在足球赛里,你会看到两队经理在比赛过后相互握手,但你可曾见过两名领队做这种事?你又可曾见过两名父亲做这种事?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2008年巴西站的景象超出了我们对赛车运动的想像,并且成为这项运动最为大的时刻之一。

年度最大争议

一旦专家团队开始谈论赛事委员,谁都拦不住他们……

Murray:如果我们有年度最糟判决,那应该是由比利时站所赢得,不是吗?

本刊:David,赛事委员到底都是怎样在观察看待车手的?

David:在车手会议上,既定的判决都会引起广泛的辩论,赛事总监固定召开会议来讨论前一场比赛,而当有人提到委员们的判决时,他会说你们可以事后去跟他们讲,他知道很少车手会有那种时间,但如果你真的去了,他们会给你判决内容以及判决理由的正式陈述。

本刊:Martin,你觉得2008年赛事委员影响比赛的程度有多高?

David:我可以先回答吗?对我而言,这场讨论反映出某人若只有部分参与的话、他会多难做出答案,我几乎都在比赛,因此我无法综观全局,当然我也努力去看,这样可以解释为何随机派任赛事委员很困难了吗?

Martin:那是很难,基本上,我认为他们工作很称职,但是本季他们做了一些很糟的判决。

本刊:若由卸任车手来担任委员,能否给我们带来一些真知灼见?

Martin:我们1000%具有努力驾驶赛车挑战的知识、同时又可以监看身边的状况,但是卸任车手的问题在于:他们跟坐在面前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交情。

Murray:他们可以看看北美CART系列赛,他们的召集委员Wally Dallenbach就是一名卸任车手,他可以给出一些具有参考性的意见。

David:事实是他们会翻开规则书、根据事故的类型来给予处罚,他们真的非常依赖规则书,问题是:有可能在规则书上找到所有实际事故的罚则吗?那就是你要以自由心证做出裁决的时候了。

Martin:最糟糕的是大众会发现过程中的操弄痕迹,无论他们的决策对错、都会有人不爽,这项运动受到了伤害,而受害最大的人就是Ferrari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年度最佳车手:

Fernando Alonso、Felipe Massa、Lewis Hamilton

Lewis赢得了车手冠军,但他在这个项目得要与人共享。倘若Murray、David和Martin再这幺各执己见下去,我们就得要导入奖牌制度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 

Murray:有三名主要的竞争者,那就是Hamilton、Kubica以及Massa,这令我感到很苦恼,儘管我感觉自己可能在背地里伤害了同胞的感情,但我选择Felipe Massa。

Martin:我想的则是Lewis的那几个胜场,其中的英国站是一场很特别的比赛,他在赛道上找到了绝佳的抓地力,其他车手全部无人能及。

Murray:当我们讨论到Massa时,首先,他赢了最多场比赛,我知道假如Lewis在比利时站没有受罚的话、他会赢更多场,但是Massa有两场比赛在自己没犯错的前提下丢掉了胜利──新加坡站的休停事件、还有匈牙利站的缩缸;Massa所犯的错误比Lewis要少,Massa击败了他的世界冠军队友,他也摆脱了他少不更事、冲动妄为的评价。本季光是他们两人就一共拿下了将近200分、而且他俩之间只差1分,因此我的选择非常接近,但是我不看Massa输掉的那1分。

本刊:我们把David也算进去,英国站同场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做到Lewis那样的表现吗?

Martin:大概没有,否则他们就会表现出来了。本季他有一些出色的驾驶表现,他也有犯错,但请记得他的经验比Massa资浅许多;实际情形是Lewis被罚了很多次,但是Massa由于车辆可靠性以及疯狂的休停事故所损失的积分比Lewis被罚的还多。Felipe也有一些出色的驾驶表现,他在巴西站就很优异,但有些场合他也表现欠佳,像是中国站:Raikkonen要慢到不能再慢、才能够让他过去,而在英国站,他的车子几乎无法驾驶,但Raikkonen也发生了类似方式、类似次数的状况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这三个人都充满了才华,基于不同的理由,Alonso、Massa以及Hamilton都是2008年最佳车手。

David:我想Ferrari车子的溼地性能很糟,但是Kimi在比利时站减轻了这种情形,稍微平衡了车子在英国站的糟糕表现。

Martin:这真的、真的很难下决定。

Murray:他们之间的距离,连一张纸都插不进去。

Martin:如果你真的研读过数据,Ferrari在其中八场的车子速度比较快、而McLaren则是四场,因此Massa的车子要比Hamilton的好、而且也获得了更多来自队友的支援……

Murray:但你是否同意Lewis比Massa犯了更多的个人失误?每当Felipe失分时,那主要都不是因为他自己所犯的错。

Martin:是的,但我的前提是:综合表现最好的人赢得世界冠军。

Murray:喔对。

Martin:这两年来,这个孩子几乎赢得两届世界冠军──也几乎一届都没有。

本刊:若再多1分,他就是两届世界冠军,而若再少1分,他就什幺都没有。

Martin:的确,很难做出决定;况且,Murray,我并不想跟你吵一整晚,但我这一票投给Hamilton。

Murray:David,你也要决定投给谁了。

David:对我来说,我不可能把车子的表现分开来看,你必须检视一整个赛季。我觉得本季的最佳车手是Alonso,车队整年有所成长,而他们的成长是由于他的努力,英国人或许会对他抱持不以为然的看法、因为过去发生在Lewis身上的事,但是抛开那个立场来看,那就不同了,他在赛季初期就很有斗志──他抓住了每一个机会,而且他开着摆明比人家慢的车子、还赢了两场比赛。

Murray:那Kubica呢?他的表现一直都超过了车子的能力。

本刊:你可以说Kubica所犯的错比Alonso更少……

Martin:是的,有几次甚至连Piquet都咬住了他的屁股,不是吗?

本刊:Alonso在摩纳哥站和加拿大站撞车,他在法国站打滑、而同场Piquet的名次在他前面,德国站也是一样;然而,Kubica整年只犯了一次错──在英国站的溼地上。

Murray:他的赛季看起来完美无暇。

David:你必须考量Alonso是两届世界冠军,即便车子的性能不是那幺好,他仍然都能充实自己的奖盃柜以及荷包,我们都看过别人在战力不佳的车子里是什幺状况──就是难有表现,我并不是看他单场比赛跑得好不好,我想你们对任何一名车手都可以这样看,Kubica是一个好範例,但我的情感让我倾向Alonso,儘管也有几名车手表现的很称职:当你看着经验不足的Lewis,想想他未来会有的成就,那真的会吓死人。

Murray:Vettel也会吓死人。

David:是的,但我之所以没把他放在今天这里,唯一的理由是因为他还是个小车队的明日之星,当你出道时毫无压力、或者第一年就背负了庞大的压力,那是相当不同的,我想那就造成了Lewis今年令人惊异的表现,第一年并没有人对他有所期待,整个赛季所有的才华都是在檯面下浮现,第二年压力就来了,看看Raikkonen:他是冠军,但他似乎并不适应车子──他看起来很困扰。
Martin:我想我们同意Vettel和Kubica都做得很好、只是还不够,并非我们不同意他们是好车手!

David:如果我们要做出对自己政治正确的选择,那我们三人都会说:「Lewis。」那其实也没什幺好说的了。

Martin:如果我们在这里是要来辩论的,我们对于这三名车手都要能做出非常、非常强力的理由。

本刊:我们的读者会很高兴看到你们不以政治正确来做选择,你们所不同意的部分,不也正反映了当今F1是才人辈出的吗?

Murray:的确。

F1 Racing年度最佳大赏